首頁| 捐贈| 聯系我們| 浙江大學| 人才招聘 | 最多跑一次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  媒體聚焦

【政策瞭望】劉淵:關于數字化改革理論內涵的解讀

發布時間:2021-04-21 來源:管理學院 瀏覽次數:20

數字化改革已有很多實踐探索,但關于數字化改革理論內涵的系統解讀還很缺乏。作為長期以來心系國家,不斷向社會貢獻管理智慧的智庫,浙江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浙江數字化發展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劉淵日前結合相關研究撰寫《關于數字化改革理論內涵的解讀》。

該研究成果獲得浙江省委主要領導肯定性批示,刊發于浙江省委辦公廳主管的《政策瞭望》2021年第03期【智庫論壇】專欄。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浙江數字化發展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劉淵


關于數字化改革理論內涵的解讀

劉淵/

數字化改革是數字浙江建設的新階段,是數字化轉型的一次新躍遷,是浙江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大戰略舉措。

從數字技術應用到數字化改革,是一場波及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涵蓋生產力到生產關系的全方位變革。新一代數字技術從組織化邁向社會化應用,不是僅僅改變了生產方式和管理體系,同時也更深刻地改變了社會資源的配置方式和社會組織的運行模式。一場以數字化為形式、以技術進步為手段、以經濟社會轉型升級為目標的治理變革已經全面展開。

數字化改革,既是數字化賦能全面深化改革,也是將數字領域納入改革范疇。以數字化改革撬動各領域各方面改革,已經成為當下和未來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選擇。

數字化改革呈現出以下三方面特征內涵。

以數字技術為要素催生改革新動能

技術是一種重要的生產要素。數字技術作為一種顛覆性的技術革命,其著眼于整個系統的賦能而不是孤立的技術應用。如今,各種感應探測技術、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的廣泛應用,使得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為目標的改革工作具備新動能。

大數據推動改革工作的精準化。大數據實現了對改革工作全過程的精準掌握,并預測社會經濟發展的趨勢,能夠針對不同改革領域和問題進行情境映現和成效評估。另一方面,管理決策范式呈現出數據驅動的全景式特征,改革工作可以觸達更加微觀層面,直接面向問題解決的同時,借助多維異構數據整合實現全局聯動。

數字化流程推動改革工作的高效化。數字化流程從根本上改造服務方式與業務流程,并嵌入到人們生產生活中,這使得政府工作可以更為直接地面向人民的現實需求。通過從數據采集、共享、處理、反饋,政府和相關主體可以解析洞察社會經濟需求,并通過業務協同實現服務的創新與適配,將“由內而外”的傳統政府服務模式轉變成“由外而內”的需求發現模式,實現改革創新。

平臺協同推動改革工作的系統化。數字化平臺改變了傳統以行政命令和責任機制為核心的運作方式,促進了內部協同和風險共擔。政府角色也由以往的唯一決策主體轉變為平臺協同的“規劃者”和“參與者”。數字化平臺有助于改革工作納入更多主體,減少過程中的沖突與矛盾,提高整體工作的系統性。

以數字應用為載體架構改革新空間

數字空間已經成為物理空間與社會空間的連接載體,其本身已經成為社會活動和經濟活動的重要組成,且催生了新的生產關系。近年來,隨著數字化應用的高度普及與發展,數字空間的發展出現了一些系統性的問題,亟待在體制建設上下大功夫。

數字領域的改革具有兩面性。隨著“數字世界”不斷融入“物理世界”與“人類社會”,環境、人類與數據相互影響,形成了以數據要素為核心、高度互聯、去中心化的新生產關系。數字世界一方面代表了對現實問題的改革和顛覆,使之成為改革的代名詞;同時又是現實世界所存在問題的映射。數字世界不同于現實世界,在于它不局限于特定時間與空間,因此擴展了其可能存在的負面影響的范圍與持續時間。

數字領域的改革更加碎片化。數字領域的組織邊界日益模糊,需要治理和服務的對象不再是簡單的公民個人和企業組織,而是龐大的具有多種角色屬性的用戶群體。這使得改革工作面臨碎片化的挑戰。問題的碎片化會進一步要求改革工作方式的重構。不同于傳統現實領域改革的一步到位,數字領域的改革往往是試錯性的和進化式的。在保證決策穩定的前提下,改革工作需要隨著需求的變化而推進深化。

數字領域的改革對政府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要將改革工作有效深入到數字領域,需要政府具備針對數字化平臺、應用和相關生態的科學治理能力,這進一步要求推動政府工作和決策方式的改革。例如成立圍繞創新業務、場景的跨部門合作創新小組,建立專門的數字領域制度建設與治理部門,避免數字化應用帶來的社會性和經濟性系統風險。

以數字治理為模式共創改革新價值

數字技術使得公民、企業、政府等不同主體打破傳統邊界,在廣泛互聯的基礎上不斷共享創新,促成了主體之間前所未有的連接能力、形成了全新的生產和生活關系。

這種關系的改變使得數字化改革的價值創造路徑發生改變:從政府以服務對象高效便捷獲得服務出發,單方面提升行政管理的內部效率;到關注服務對象主動參與服務的交付,在社會范圍內協同各主體進行價值共創。

創新體制機制,共創公共價值。數字化改革的價值內容更關注多元主體帶來的外部效益,這些外部效益會影響不同主體,不僅涉及服務提供者與服務對象之間的關系,也涉及政府與社會主體之間的關系,從而通過多元主體之間的協同交互來對各個服務場景進行治理,共同創造社會價值。政府角色從傳統的單一供給模式中的“全能者”,改革為多元主體協同模式下的“統籌規劃者”,通過政府與社會接口的定義來界定各個主體的權責,也通過接口的數據交換來協同各個主體在場景中的行為。數字化改革,實則是通過創新管理體制機制,讓其更好地適配當下數字化多元利益沖突的挑戰。

生產關系重塑,激發新生產力。隨著數字連接的泛在化,社會經濟參與者借助廣泛、高效的信息閉環形成交互連接,正朝著更加復雜和相互依賴的勞動分工發展。主體之間的相互依賴性日益增強,逐漸形成“社會化生產”的生產服務方式,激發社會多元主體共同參與公共服務的供給,提高了政府服務的靈活性和專業性。因此,數字化改革實則是建立一套重塑生產關系的機制來激活各主體的積極性,從而進一步提升生產力。

以人民為中心,豐富改革效果評價方式。改革的價值不再圍繞單方面的效果,而是通過數據來監督、協同各供需主體實現整體滿意,在評價上可以更側重社會資源的有效配置、省域治理的系統性,以及整體社會經濟運行效率的提升。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號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 郵編:310058|聯系我們

五福彩票